數十名親俄羅斯武裝人員27日晨占領了烏克蘭克裡米亞自治共和國的政府和議會大樓,並揮舞俄羅斯國旗。這一事件很像是進一步拉開了克裡米亞脫離烏克蘭的序幕。
  俄羅斯族在烏克蘭4500多萬人口中占20%,他們在克裡米亞的近200萬人口中約占60%。克裡米亞18世紀併入俄國,1954年蘇聯為慶祝烏克蘭與俄羅斯結盟300周年,特將克裡米亞作為禮物從其內部的俄羅斯版圖上劃給了烏克蘭。克裡米亞半島的塞瓦斯托波爾是俄黑海艦隊大本營,因此烏克蘭如果“分裂”,最大的可能是從克裡米亞開始。
  烏克蘭被新政權宣佈廢黜的前總統亞努科維奇失蹤多日後也於27日發出聲音,表示自己仍是合法的烏克蘭民選總統。
  烏克蘭剛剛“勝利”的革命看來遠未完結,俄羅斯26日在臨近烏克蘭的兩大軍區舉行軍事演習,發出強烈信號。美國國務卿克裡強硬對俄警告,西方與俄的對抗有加劇之勢。
  烏克蘭局勢的失控,之前大體處於國內政治鬥爭層面,如今正升級為民族尖銳對立和大國彼此公開示強。西方寄希望於普京軟下來,讓烏克蘭和平轉軌。
  然而這種指望很可能是一廂情願的。普京未必會公開出兵烏克蘭,那樣的代價可能過高。但普京手裡有很多張牌,可以讓烏克蘭目前的劇變節外生枝。
  他的最大資本就是烏克蘭的近1000萬俄羅斯族人,他們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強制了莫斯科對烏的政策選擇。俄羅斯在戰略上無法承受“失去”烏克蘭,它的輿論則不會允許普京置那裡的俄羅斯族人命運於不顧。普京能走多遠不好說,但他肯定不會“什麼都不做”。
  蘇聯解體後,格魯吉亞、摩爾多瓦等出現了親俄地區的“武裝割據”,格魯吉亞2008年為此與俄羅斯爆發戰爭,其境內兩個共和國最終宣佈獨立。由於克裡米亞的俄羅斯族人對烏新政權毫無信任,它作為“自治共和國”尋求烏無法接受的“更高自治”甚至完全獨立都是有可能的。
  27日親俄武裝人員占領政府和議會大樓,是當地俄羅斯族人對烏革命極度憤怒的爆發。此前的25日已經發生了俄羅斯族人在克裡米亞游行示威,武裝人員會讓克裡米亞獨立問題更加一發而不可收。
  烏克蘭對西方的戰略意義,不像俄羅斯綳得那麼緊,感覺“完全輸不起”。除非烏克蘭本身就有壓制克裡米亞獨立的力量,否則西方不會為它托這個底。如果克裡米亞堅決要以某種形式脫離烏克蘭,基輔新政權很難對付。
  莫斯科或許不會直接支持克裡米亞獨立或加入俄羅斯,但它更不會允許基輔動用武裝力量對其進行鎮壓。那樣的話,克裡米亞就會成為新的“南奧塞梯”。
  烏克蘭的核心問題是,那裡有俄羅斯的巨大利益,但烏克蘭前反對派們的所作所為仿佛俄的這些利益根本不存在。他們的勝利在大棋盤上只是局部性的,因此很不穩固。
  和平對烏克蘭比什麼都重要,這個國家如能安定下來,前蘇聯時期打下的經濟基礎就會逐漸釋放出令人刮目相看的能量。為此,這個國家最需要妥協。當外部都願意爭奪它的時候,它內部的勢力傾軋尤其是致命的。
  烏克蘭的國家政治選擇似乎註定了內部鬥爭的愈演愈烈。現在要看這個國家是否能迅速轉向民族和解,出現一個奇跡了。▲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陳冠希

xw98xwwd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