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廣網北京8月31日消息(記者孫瑩)據中國之聲《新聞晚高峰》報道,來關註一位不想做碩士生導師,要自己辦私塾的教授,他叫黃震,是中央財經大學法學院教授,金融法研究所所長。2000年,他畢業於北京大學法學院,獲得法學博士學位。以這樣的背景,安心當個教授,是很多人的夢想,然而就在這兩天,黃震教授在微信朋友圈和微博中作了這樣的聲明——“斷然決定放棄‘碩士研究生導師’這一‘光榮稱號’!而且不再主動申請‘博士研究生導師’這一‘偉大崗位’。”
  黃教授不做碩導做什麼呢?原來,他將以眾籌的方式開辦私塾書院。他在微博中說,“今後好學者若要從學於我,可到本人即將開辦的私塾書院,行跪拜之禮,且與其父母簽約,方得入門。”黃老師為什麼要作出這樣的決定?
  周日上午撥通黃震教授電話時,他正要參加一個會議,說已經有一撥人在籌劃私塾書院,正在細化方案。黃震做碩導一年要帶十來個學生,他說想辦私塾就帶不了那麼多學生了。
  黃震:一般兩年三年,畢業以後就不乾這塊了。不做碩導,也就是個人時間、精力和能力有限唄,就是現有制度,培養體制,我培養不出我想要的學生。私塾的方式我看能不能找到我想要的學生。
  黃震是金融法學界的知名教授,有人以為他要去教四書五經,其實不是。
  黃震:這個模式需要創新,特別是互聯網時代來了,很多東西需要巨大的改變,教育也需要改變了。所謂“私塾”是借屍還魂嘛,其實是把現代新的靈魂註進古老的書院,融通古今、匯通中西。用私人教育的方式來培養人才。
  黃震說,有辦私塾的想法已經20多年了,從他在岳麓書院念研究生開始,他也經常在微博中發文,探討如何培養創新型人才。
  黃震:錢學森問,為什麼大學培養不出人才,其實問題不在大學,在中小學就出了問題了,根上就出了問題了,應試教育磨滅了他們的興趣,愛好、好奇心,哪還能做出什麼研究,哪有什麼創新?
  黃震說,他的私塾沒有畢業證書發給學生,以前他收的三個弟子沒有學歷要求,也不需要交學費,今後招弟子,要因材施教,根據具體情況決定是否收學費。
  黃震:只是將來在網上能查到他在我這裡上過學就行了,現在互聯網時代還給他發一張紙質的東西幹嘛呢?
  黃震說,他跟全世界報名書院做導師的教授們有約在先,每個導師每年最多收三個弟子。
  黃震:我不要很多學生,一年只招一個學生就行了,我只是大海撈針,萬里挑一。
  有人質疑跪拜之禮的入門方式,黃震表示,這是對知識的敬畏。
  黃震:不是說向我跪拜,是向先賢跪拜,舉行各種儀式。
  黃震雖然請辭碩導,但是正常的教學教課,他不會放棄。
  黃震:很多人誤解,說我要挑戰現有教育體制,我沒有,我只是想嘗試能不能發現一種新模式來培養人才,我還是要從事教育工作,而且希望找到一種更好的促進中國教育發展的方式。
  近年來,黃震已經收了三個弟子,其中廖琦是在入門半年後創辦了宜投通公司。
  廖琦:在湖南的岳陽,岳陽樓下,行了敬茶拜師之禮,在這之後他經常帶我們去一些企業,公司做學術的調研,點煙之後會坐下來分享,他會把在全國或國外看到的一些好的互聯網的模式和一些好的互聯網思維傳遞給我們,我們根據他的這些思想又用到我們的企業裡面來,用到經營裡面去。在理論和實踐互動過程中,我們都找到落腳點。
  當被問到這與做黃震的研究生有何不同?廖琦說:
  廖琦:去有更多的在實踐中創新,在實踐中學習吧。
  中央財經大學商學院的在讀博士小章,感受自己的求學經歷認為,現在的導師帶的學生確實太多了,一些碩士研究生很長時間都見不到自己的導師,她推崇黃震萬里挑一專心培養的想法。
  小章:根本輔導不過來,有些導師也沒有什麼課題,這些學生也沒什麼工作做,學術上也鍛煉不了自己,完全是靠自學。專心培養一個,我覺得這樣比一下培養好多出來的學生質量要好很多。
  但小章對黃震的私塾還是持懷疑態度。
  小章:他這個私塾真的就能培養出學生的創造力嗎?上研究生都二十多歲了,都成型了,你這個階段再培養他的創造力,我覺得有點晚了。  (原標題:中央財大教授辭碩導開私塾 一年只招一個學生)
創作者介紹

陳冠希

xw98xwwd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